前三季度10余家新三板公司撤回摘牌申请 鲁华泓锦等“欲走还留


您现在的位置:那白新闻网 > 财经 > 前三季度10余家新三板公司撤回摘牌申请 鲁华泓锦等“欲走还留

1437人阅读

自今年以来,新三板公司发起了退市潮。截至9月底,已有1600多家公司退出新董事会,超过了去年全年从名单上除名的公司数量。有时60家公司在7月份被摘牌。然而,自9月份以来,新三板公司的退市步伐明显放缓。

据《经济先驱报》8日报道,前三个季度,相关公司退市的原因主要包括主动申请、上市转让等类型,其中主动申请退市占绝大多数。值得注意的是,一些企业仍然反对目前的除名趋势,首先提出终止上市的申请,然后"背弃"撤回除名申请的计划。其中,新增三板公司10多家,包括田丽李能(833757)、卢华宏金(833831)和惠东管道(836903)。这些公司上演了一出“想离开但留下”的戏剧。

首次公开募股继续推进。

鲁花金红是一家主要从事精细化工产品加工和销售的化工企业。它于2015年12月被列入新的第三版。公司位于淄博。

据悉,卢华宏金于今年1月9日向国家证券交易所提交了终止上市的申请。“根据公司在资本市场的战略发展需要和计划,经过认真研究和决策,公司拟申请的股份将在全国证券交易所系统终止。”卢华宏金当时表示,该公司打算从新董事会除名是出于资本战略考虑。

谁知道,今年4月3日,公司向股份转让系统提交了《公司退股终止上市申请书》。4月24日,公司收到股份转让系统出具的终止审查通知书(股份转让系统函[〔2019〕1391号)。股票转让系统决定终止对公司自愿终止上市申请的审查。

至于公司为何“食言”上市,卢华宏金表示,“出于公司业务发展和长期资本战略规划的需要,为了更好地实现公司和全体股东利益的最大化,经公司慎重考虑,建议撤回公司终止在国有股转换系统上市的申请。”

事实上,自2010年10月以来,该公司一直在接受证券交易商的指导。经过八年的努力,该公司终于在去年9月底向中国证监会提交了招股说明书。然而,从该公司招股说明书披露的运营情况来看,卢华宏金的上市不容乐观。对此,该公司还坦言,“目前,该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和上市仍在进行中,存在不确定性。”

9月27日,卢华宏金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报告(修正后)。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59亿元,同比下降1.72%。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3942.9万元,扣除后的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3576.4万元(同比下降28.87%)。利润下降主要是由于市场影响、公司叔丁胺单元利润大幅下降和淄博橡胶厂减值。

一些公司遭到持不同意见的股东的抵制。

“目前,确实有一些公司‘转向’留在新的第三板,其中一些公司是为了促进新的第三板上市,同时保持其地位。”华北某证券公司场外营销部门负责人郝晴对《经济先驱报》记者表示,此外,保持上市状态将有助于公司为并购融资,强化品牌,更好地利用各种新政策获得资本市场红利。

田丽李能在今年8月宣布终止退市时还表示,结合自身业务发展和资本市场长期战略发展计划,公司计划在保持其公共企业身份的同时,积极准备下一个资本运营计划。

郝晴坦率地说,在ipo成功后,许多公司已经终止了新三板的上市。“在加入ipo行列之前,一些公司成功实施了新三家董事会的固定增资,为ipo上市提供了充足的资本保障。”

当然,许多其他公司选择“留下”是因为他们遇到了持不同意见的股东的抵制。

例如,民瑞股份(834720)9月17日宣布,原申请通过股份转换系统终止上市的计划被股份转换系统驳回,原因是公司与相关实体及持异议股东未能就持异议股东的保护方案达成一致,因此终止上市的申请将被撤回。Nasidah (835842)日前宣布终止退市,他也坦言,“因为公司有许多持不同意见的股东申请终止上市,公司和一些持不同意见的股东还没有就退市达成一致意见。”

“每个家庭的情况都不同。他们中的一些人可能正在寻找更好的去处,比如在a股或香港上市。但是,如果他们发现新计划在这一过程中不太现实,或者在这一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他们可以撤回除名申请,或者在选择机会之前留在新的董事会。”银泰证券交易所系统业务部总经理张科良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