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新玩法 老祠堂里品香茗买文创


您现在的位置:那白新闻网 > 文化 > 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新玩法 老祠堂里品香茗买文创

3438人阅读

原标题:时间是平静的,古老的祠堂正在品尝香茶和购买文学创作。

在陈嘉寺的茶艺室里,茶艺家们用传统的功夫茶酿造方法来诠释中国的茶文化。

以陈嘉寺建筑和建筑构件为设计元素,拼板积木立刻吸引了人们的目光。

石湾娃娃很可爱

陈嘉寺装饰精美,典雅大方。

各种冰箱磁铁都很特别。

广州市中山七路尽头,曾被称为“烂路”。随着城市的变化,它现在已经成为一个高度发达的城市地区。在这一地区,清代,广东各地的陈氏家族捐赠建造了一座“宗祠”,又称陈氏书院。20世纪50年代,被广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指定为文物保护单位,接受和管理。上级拨出12.5万元,邀请民间老艺人、专家、学者等。进行全面修复和修复。在此基础上,成立了广东民间工艺美术博物馆。这就是今天“广东民间艺术博物馆”的由来。

岭南建筑艺术大观园

在广州很容易找到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因为广州的第一条地铁线1号线有一个名为“陈嘉祠”的车站。走出车站,人们可以看到一个广场。广场的南端是一座高大而精心雕刻的纪念拱门。牌坊下面宽阔平坦的地面是市民参加广场活动的好地方。晚上,当演奏各种风格的音乐时,广场变得特别热闹。绿化带把广场分成两部分。北面是陈嘉寺的范围。

陈嘉寺的建筑以其精美的装饰和华丽而闻名。木雕、石雕、砖雕、泥塑、陶塑、铸铁术和其他各种装饰遍布祠堂的屋檐、大厅、庭院和阳台。既有大型作品,也有精致的小作品。装饰风格要么豪放,要么精致纤细,各有特色,尤其是琉璃瓦脊的造型,这也是罗广的经典故事。它收集了当地的风景,眼睛里充满了美丽的东西,美丽而独特的风格。寺庙前的墙壁之间有六个巨大的卷轴式砖雕。每个砖雕有4米长。它是用青砖一块一块地雕刻,然后连接成一个整体。立体多层次的形象包括神话传说、园林、花卉、水果和动物、钟鼎益铭等。陶瓷雕塑技术集中在19个大厅屋顶的瓦脊上,其中主楼莒县大厅的屋顶长27米,高4.2米。这是清代广东石湾陶塑公司文露比的作品。骨灰雕塑集中在瓦脊和庭院走廊上,由来自中国南海的艺术家制作。

陈家祠木雕数量最多,规模大,内容丰富。除了莒县会馆的梁架、大门和屏风之外,后座的11个双层雕刻神龛都很高,上面还刻有“光绪十六年”、“刘德昌、慧兰桥制造”、“元昌街泰国制造”等字样。第一扇大门的梁架上刻有木雕,取材于历史故事和民间传说,如“王牧的生日”和“施简·孟慧”。其中最突出的是《三国演义》中的同格台群,描绘了曹操坐在同格台上观看校场成员之间的比赛,描绘了比赛后黄旭和储旭争夺锦袍的场景。此外,在540米长的屋檐上雕刻的大厅和走廊的横梁和框架、麻雀和各种瓜果、装饰图案、人物和动物都体现了广东木雕的精髓。

在创新思想的帮助下

让博物馆活下去

岭南地区源远流长。许多保存至今的古代祠堂都有大量的传统装饰,其中有些有很多历史和故事。然而,很少有像陈嘉寺这样富有而精彩的地方。因此,它被称为岭南建筑艺术大观园。建筑群本身是博物馆最珍贵和最大的收藏品。

陈嘉寺建于清光绪十四年(1888年),竣工于光绪二十年(1894年)。它是清末广东省72个县的陈星共同修建的。这是广东省著名的祠堂建筑。陈嘉寺建筑结构可分为三轴三入口,建筑面积8000平方米。

走进陈嘉寺,第一感觉是空间既紧凑又轻松。可以看出,祠堂由庭院隔开,由走廊和走廊巧妙地连接起来。总共有九个大厅和六个庭院。祠堂的总体布局自上而下对称。大厅和亭台楼阁交替出现在真实和想象中。

陈嘉寺的声誉已经远远超出了该省。来到广州的记者的许多朋友都叫他来这里参观。看完之后,他们经常感到不满意,总是想带些东西回来。记者最近发现,大门左侧的房间被改造成了阿文创店。英门,一系列以陈嘉寺庙建筑和建筑构件为设计元素的拼板建筑,立刻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旁边是各种各样的冰箱磁铁、笔记本、文件夹、小装饰品、雨伞...木制橱柜后面有精心制作的手工艺品,如广东菜、骨雕、木雕等。在著名的陈家庙正门的左侧,画着一个巨大的门神,有四个创意贩卖机。一些小物体,如几枚纪念奖牌和冰箱磁铁,在灯光的照射下慢慢旋转。

博物馆文创专员袁方菊告诉记者,安排在左翼厅的茶艺室在上个月11日刚刚开放,具有卖茶、茶具和品茶的功能。还有一个大屏幕展示关于陈嘉神庙的电影。在这里坐了一会儿,喝着茶,静静地感受着时间的流逝,很放松。许多年轻人和外国游客特别喜欢这个空间。

著名文艺专家罗雨林指出,广东民间工艺美术博物馆在抢救、恢复和发展广东民间工艺美术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历史上,广东地区是中国民间工艺美术的重要产区,但解放前,各种民间工艺美术都陷入了“百花齐放、人亡”的境地。例如,从抗战前石湾的100多座窑,三万多工人就减少到只有几罐的30多座窑。博物馆建在陈嘉寺原址后,大量珍贵的岭南民间工艺品受到保护。目前,这里已经收集了成千上万的收藏品,为子孙后代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卜松柱

(编辑:高红霞、罗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