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的女儿”樊锦诗唯一自传出版:我就是个莫高窟的守护人


您现在的位置:那白新闻网 > 时事 > “敦煌的女儿”樊锦诗唯一自传出版:我就是个莫高窟的守护人

1968人阅读

长期以来,范进士先生一直很神秘。她简单、低调、谦虚,藏在敦煌辉煌的壁画后面。面对公众,她经常说,“不要说我,或者说敦煌,说莫高窟”。这一次,在鞭笞之年,她终于决定在书中讲述她感人的生活故事。

近日,译林出版社出版了范进士的唯一自传《敦煌的女儿》,敦煌:范进士的自我报告。本书图文并茂,全面展现敦煌石窟考古和莫高窟文化保护,详细揭示“数字敦煌”背后的故事,讲述敦煌故事,弘扬莫高窟精神。

《敦煌之女》范进士也第一次面对读者,描述了他非同寻常的生活:他从著名考古学家苏白、苏冰淇的青年时代起就在北京大学考古系学习,并与终身伴侣、武汉大学考古系创始人彭张金先生一起写了一首爱情诗。50多年来,他坚守沙漠,守护敦煌,积极开展国际合作,用高科技向世界展示中国传统艺术之美的动人故事...

该书还收录了从未公之于众的独家资料,展现了这位传奇女性的抱负、爱情、困境和毅力,诠释了敦煌艺术的崇高美,揭示了敦煌石窟“申请世界遗产”和“数字敦煌”背后的故事。

1938年7月生于浙江杭州,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研究馆员,CPPCC第八届至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范进士是我国有效保护文物的科学探索者和实践者。他已经在沙漠中扎根很久了,并致力于石窟的考古研究。他先后在北朝、隋朝、初唐和中唐完成了敦煌莫高窟的分期。率先实施文物保护专项法律法规,规划建设保护,探索石窟科学保护的理论和方法,为世界文化遗产敦煌莫高窟的永久保存和可持续利用做出了巨大贡献。

范进士,敦煌历史的一半

她是一位深受喜爱的江南女士。她年轻时是北京大学的一名优秀学生,但她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荒野和沙漠中守护着735个洞穴。人们亲切地称她为“敦煌的女儿”,但她说我真的想离开。然而,在她生命的每个十字路口,她都选择坚持下去。

敦煌研究院的一面墙上写着这样一句话:“历史是脆弱的,因为她写在纸上,画在墙上。历史又变得强大了,因为总有一群人愿意保护历史的真相,希望它永远不会消失。”“坚守沙漠,乐于奉献,勇于承担责任,开拓进取”的莫高窟精神正是莫高窟的精神写照。

华嘉年接管敦煌研究院时,面临着文物保护与旅游发展不可调和的矛盾。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这一点上。范进士以他的远见卓识,带领新一代莫高窟积极寻求国际合作,用先进的理念和高科技保护石窟遗产,启动划时代的“数字敦煌”工程。这一壮举背后的艰辛历程将在书中首次展现。

莫高窟的美丽超越了时间和空间,从令人震惊的佛经洞发现到259洞佛教冥想的永恒微笑。范进士作为世界上最了解和热爱敦煌石窟的人之一,以考古学家的博学、鲍文人的严谨和艺术家的浪漫,诠释了敦煌石窟深厚的历史和美丽的艺术,带领读者踏上了敦煌艺术的纸面之旅。

范进士说:“我觉得我是敦煌这棵大树的一个分枝。我不能离开敦煌。敦煌也需要我。只有在敦煌,我的心才能安定下来。我为敦煌尽了最大努力!不要感到孤独,不要感到遗憾,因为这是值得的。”

极速飞艇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