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几个热点:通胀压力、重启PSL、货币政策抉择,央行全面回


您现在的位置:那白新闻网 > 财经 > 近期几个热点:通胀压力、重启PSL、货币政策抉择,央行全面回

2431人阅读

9月份,关于新社会融资和新信贷的数据非常好。10月15日,央行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广义货币(m2)余额为195.23万亿元,同比增长8.4%,预计增长8.2%。9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加2.27万亿元,预计为1.885万亿元。9月份,人民币贷款从1.21万亿元增加到1.69万亿元,估计为1.36万亿元。

在同一天举行的央行2019年第三季度金融统计会议上,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周学东、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调查统计司司长阮蹇宏、金融市场部主任邹兰逐一回应了市场对第三季度数据、货币政策、价格、lpr等问题的担忧。

推动社会金融增长的因素是什么?

初步统计显示,前三季度社会融资总量增加18.74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3.28万亿元。其中,对实体经济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3.9万亿元,同比增加1.1万亿元。

阮蹇宏说,从结构上看,前三季度社会融资规模较去年同期增长有四个原因。首先,对实体经济信贷的金融支持有所增加。其次,公司债券增长更多,占比也更多。第三,地方政府发行了更多的特殊债券。第四,表外融资下降明显改善,前三季度三项表外融资下降明显减少。

具体来说,前三季度,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贷款增加了13.9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1万亿元。前三季度公司债券融资净额为2.39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6955亿元。从比例上看,同期公司债券在公司债券融资中的比例为12.8%,比去年同期高出1.8个百分点。今年前三季度,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融资净额为2.17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4704亿元。表外融资方面,委托贷款减少6554亿元、5138亿元,信托贷款分别减少1078亿元、3589亿元、5224亿元、1562亿元和1.03万亿元。

阮蹇宏表示,从央行掌握的数据和实体经济运行规律来看,宏观杠杆率第三季度整体保持稳定,即使有所上升,但增速相当有限。

如何平衡降低融资成本与防止通货膨胀的关系?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9月份,全国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上涨3.0%。

孙国峰表示,从货币政策的角度来看,所有指标都应该重点关注。其中,关于国际民生,从国际角度来看,cpi指数是最受关注的。此外,我们还应该注意价格趋势的动态变化。

“这还包括对期望的管理。目前,我国没有持续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的基础。当然,也有必要防止通胀预期蔓延,防止风险循环。降低融资成本就是通过改革进一步降低融资成本。”孙国峰说道。

关于成本控制,孙国峰表示,在lpr改革中,一个是促进lpr,这有利于利率的下降趋势。第二是将lpr利率略微下调。三是突破贷款利率的无形下限。

据介绍,9月底的统计数据显示,新发放贷款中的lpr定价比例达到56%,大银行的比例甚至更高。由于体制改革和合同修改等问题,中小银行的发展相对缓慢,在今后一段时间内,这种速度将会加快。

另一方面,要通过稳健的货币政策立场,控制预期,保持m2货币供应量增长和社会融资规模基本匹配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并发出良好信号。同时,基准存款利率保持稳定。通过关注lpr改革的稳定预期,贷款可以在降低融资成本和防止通胀之间取得平衡。

贷款基准利率何时取消?

今年8月,央行进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完善低利率定价机制。

"取消贷款基准利率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孙国峰表示,中国人民银行正在积极推广lpr的应用。目前,LPR的比例正在逐步增加,取得了比预期更多的进展。同时,也在研究股票定价基准的转换。“各方都有许多好建议,我们也在研究这些建议。随着未来贷款存量的增加,未来贷款的基准将逐渐淡出。”

孙国峰表示,中国人民银行正在积极推广lpr的应用,其比重正在逐步提高。评估时间点为银行在新发放贷款中应用lpr设定。对于大银行,设定一个“358”时间表。今年9月,以贷款利率为定价基准的新增贷款比例不低于30%,第四季度不低于50%,明年第一季度不低于80%。对于中小银行制定的“58”计划,今年第四季度作为定价基准的lpr比例不得低于50%,明年第一季度不得低于80%。

孙国峰表示,以lpr为定价基准的新银行贷款比例已经达到56%,大银行使用得更好,占比也更高。我相信随着系统的优化,中小银行的情况会更好。

这一举措也将有助于打破贷款的隐性下限。孙国峰表示,截至9月底,LPR低于50个基点的贷款利率已经占到贷款总额的8%,突破了贷款隐含的下限。

接下来,mlf利率会下调吗?

新的lpr报价机制于8月20日首次推出,1年期lpr为4.25%,比上一年期lpr的4.31%略有下降。5年以上的Lpr为4.85%。9月20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更新,一年期lpr进一步下调5个基点。

据说,最近两次宣布的lpr下调幅度低于市场预期。

对此,孙国峰表示,lpr在8月20日和9月20日均有所下降,这大致符合市场预期,反映在lpr点范围的缩小上,更反映在风险溢价变化的因素上。

“市场利率已经在很大程度上下降了。9月16日,央行的全面下调将有助于降低商业银行自身的融资成本,也将有助于降低9月20日LPR的报价。”孙国峰说道。

孙国峰强调,mlf利率是央行通过竞价形成的市场流动性,是市场流动性供求因素的影响,也是影响lpr报价的唯一因素。至于lpr利率本身,目前通过改革,通过完善利率传导机制和疏通传导渠道,推动了贷款利率的实际下降趋势。我们已经通过改革看到了效果。今后,随着改革的进行,我们将看到改革效果的更多体现。

为什么psl在5月零发布后重新启动?

2019年9月,央行向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增加了246亿元的净抵押贷款补充贷款(psl),该贷款在PSL连续5个月暂停后重新启动。

重启发行版是否意味着psl将在未来成为一个正常的使用工具?

孙国峰表示,债券市场的利率自今年以来持续下降,因此发展和政策性金融机构通过发行金融债券筹集资金的成本已经降低,因此对psl的需求也有所下降。

"我几个月没做的是发行债券。"此外,孙国峰表示,在部分原本由借入psl资金发放的现有贷款到期后,收回的资金可以继续发放新的和其他贷款,前期资金来源与资金使用基本平衡。今年9月,央行根据货币政策调控的需要,增加了发展重点领域和政策性金融机构贷款总额2460亿元,这是正常的

在投资方向上,孙国峰表示,民营企业支持国民经济重点领域的薄弱环节,社会事业方向没有改变。支持领域的具体项目由发展和面向政策的金融机构独立决定。“发展型和政策性金融机构也在积极拓展市场化融资渠道,改善债务结构,培育多元化融资渠道,进一步发挥反周期监管作用。”

(责任编辑:孙彭浩)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