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立法改革相衔接 外资银行保险准入门槛进一步放宽


您现在的位置:那白新闻网 > 财经 > 将立法改革相衔接 外资银行保险准入门槛进一步放宽

2073人阅读

10月1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的决定》。同一天下午,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有关官员在一次关于国务院政策的定期通报会上介绍了这些修正案。业内人士认为,部分条款的修改为扩大银行业和保险业对外开放提供了更好的法律保障。尤其是外资银行在业务准入方面基本上实现了与中资银行相同的国民待遇。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以下简称《外资保险公司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以下简称《外资银行条例》)分别于2001年和2006年制定。这两项行政法规的实施,对促进保险业和银行业的开放,加强和改善对外资保险公司和外资银行的监督管理,促进保险业和银行业的健康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这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全面开放新格局形成之际,实行法制稳定的新型开放金融体系的重要举措。”中国法学会银行法研究会副会长宋洋表示,与此前的修正案相比,此次修正案体现了金融业在开放和改革方面的稳定性和审慎性。

上述负责人表示,修订本规定应把握的主要原则是:一是扩大开放,自主灵活实施,将国内改革发展目标与国家开放战略需要结合起来,实现互利共赢;二是扩大开放与维护金融安全并重,通过有效措施确保金融安全,实施开放措施;三是在有序推进的同时扩大对外开放,注重对外开放与中国实际相结合,走符合中国国情的银行业和保险业开放道路。

放宽各种限制并降低多个阈值

具体而言,修订后的《外资保险公司条例》放宽了外资保险公司的准入限制。对申请设立外资保险公司的外国保险公司,取消了“经营保险业务30年以上”、“在中国设立代表处2年以上”的条件,鼓励更多具有经营特色和专业知识的保险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同时,允许外国保险集团公司在中国投资设立外国保险公司,允许外国金融机构参股外国保险公司,并授权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制定具体管理措施,进一步丰富外国保险公司股东的类型,激发市场活力,促进保险业高质量发展。

保险业的开放基本上是政府宣布的内容。根据国务院财政委员会今年7月公布的“新11”金融业开放规则,保险业的开放还将推进“允许境外金融机构投资设立和参与养老管理公司”和“个人保险外资比例从51%提高到100%”的过渡期, 2021年至2020年”和“取消境内保险公司持有保险资产管理公司总股份不得少于75%的规定,允许境外投资者持有25%以上的股份”等。

修订后的《外资银行条例》在两个方面放宽了准入门槛:一是放宽了对中外合资银行中国股东的限制,取消了中外合资银行中国唯一或主要股东应为金融机构的要求,进一步扩大了外资银行自主选择中国合作伙伴的范围;二是放宽外资银行在中国设立业务机构的条件,取消外资金融机构在中国设立法人银行100亿美元的总资产要求和外资银行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200亿美元的总资产要求,为规模较小但具有自身特点和专长的外资银行在中国设立机构提供更多空间。

此外,修订后的《外资银行条例》还放宽了外资银行在中国同时设立法人银行和外资银行分支机构的限制,允许外资银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时设立外资独资银行和外资银行分支机构,或者同时设立中外合资银行和外资银行分支机构,以更好地满足外资银行在中国拓展业务的实际需要。

一名外国银行官员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中国内地的外国银行通常是代理机构和全资子公司。前者无法吸收存款,这相当于匹配业务。后者在法律程序和注册资本方面有更高的要求。因此,这对于一些中小型外资银行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好处,特别是对于那些在一些金融业务中表现突出的银行。他们可以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开展业务,以吸引更多的海外专业银行。我相信他们会更快地在中国的更多城市登陆。

同时,《外资银行条例》还规定,资本充足率继续符合所在国家或地区金融监管部门和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要求的外资银行,不受“营运资本和储备总额中人民币份额与人民币风险资产之比不得低于8%”的限制,这相当于增加了外资银行在分行之间配置资金的灵活性,从而提高了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此外,在某种程度上,还鼓励外国银行在更多地方设立较小的分行。

在业务限制方面,修订后的《外资银行条例》的放宽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扩大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增加“代理发行、代理兑付、承销国债”和“代理收付”业务,进一步提升外资银行在华服务能力;二是降低外国银行分行吸收人民币存款的业务门槛,将外国银行分行吸收中国公民定期存款的额度下限从每笔交易不少于100万元改为每笔交易不少于50万元。三是取消外资银行开办人民币业务的审批,进一步优化外资银行在华经营环境,使条件成熟、准备充分的外资银行一开业就具备充分的本币和外币服务能力,在为实体经济提供更好服务的同时增加利润来源。

宋洋表示,取消外资银行开办人民币业务的审批程序,初步实现了人民币业务准入的国民待遇。将外资银行分行吸收单笔人民币定期零售存款的门槛降低至50万元,有效衔接中国相关法律,特别是存款保险制度。

外资机构稳步逐步进入中国市场

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末,外资银行已在中国设立41家外国法人实体、116家外资银行分行和151家代表处。海外保险公司在中国设立了59个外国保险法人实体和131个代表处。

“这一政策变化发生在全球经济复苏、银行业经营业绩持续复苏之际。相关对外开放措施的出台将进一步增强外资银行在中国的信心。”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对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外资银行拥有相对成熟的经营理念,更加注重投资回报和银行发展的可持续性。一系列开放措施出台后,预计外资银行将进一步加强对中国市场的研究,全面评估干预中国市场的时机和方式,继续保持平稳渐进的进入步伐。

对此,渣打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行长、副董事长张小磊表示,中国对外开放是中国在更高、更深层次对外开放的体现。这也是协调国际和国内市场,促进市场深度一体化的重要手段。渣打银行是中国金融自由化的参与者和受益者。“我们将积极把握这些开放措施带来的发展机遇,重点关注既符合中国经济未来发展方向,又充分发挥渣打银行优势和专长的领域,积极支持“一带一路”倡议、海湾地区建设、人民币国际化、债券市场开放、跨境贸易等进程,着力疏通中小企业融资渠道, 并为包括国有企业、外国企业、私营企业和个人在内的各种客户提供高质量和创新的产品和服务。”

瑞穗银行(中国)副总裁瑞穗银行(中国)表示,瑞穗银行(中国)是12年来第一家于2007年获得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的外资法人银行。目前,银行的开放政策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扩大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二是外商投资资产管理相关业务。

关于下一步规划,中国保监会有关官员表示,将加快修订和完善《外国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外国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等相关配套制度,进一步优化银行业和保险业的投资和经营环境。 激发外资在中国金融业发展中的活力,丰富金融服务和产品体系,提高金融服务对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率。

此外,武汉大学国际金融法教授李任真提醒说,该条例的修订也对金融监管提出了新的标准和要求。相关财务管理部门应以此为契机,加快支撑体系建设,加强动态评估。新规定将全面、及时、一致地实施,所有主体将按照国内外投资一致的原则,在行政许可和监督中得到公平对待。与此同时,依法放宽市场准入并不意味着市场无序竞争,而是应该与加强事后监管相结合。防范和控制系统性风险应始终是金融监管的重中之重。要努力提高审慎监管水平和整体风险管理能力,促进银行业和保险业健康发展,维护金融体系安全稳定,确保新时期金融业改革开放稳步深入。

(编辑:郭魏莹)

幸运农场下载 重庆幸运农场app 广东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