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济南检察机关一案例入选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机关涉民营


您现在的位置:那白新闻网 > 综合 > 「重磅」济南检察机关一案例入选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机关涉民营

3540人阅读

被选为典型案例!

日前,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了《检察机关参与民营企业司法保护典型案例(二)》供各级人民检察院参考。

济南检察机关处理的姜瑜合同诈骗案成功入选国家检察机关涉及民营企业司法保护的五个典型案例。

江某合同诈骗案

基本事实

江是山东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4年7月,由于建筑开发建设资金困难,甲公司向山东乙公司借款2000万元。2014年11月17日,乙公司向甲公司转让1000万元人民币,性质不明。2014年11月27日,甲公司和乙公司签署了《关于建设甲公司R&D生产基地的合作协议》,双方将共同合作开发和筹集资金。乙方将支付2000万元作为履约保证金,1000万元和1000万元在签订建设初期投资协议后支付。根据项目进展情况,乙方可再投资6000万元。甲方应在2015年1月31日前筹集项目建设资金4000万元,否则构成违约;未经乙方书面许可,乙方资金不得挪作他用,否则乙方将承担违约责任。江某承担连带责任。协议签订后,b公司向A公司转账1000万元,以上转账全部由A公司用于偿还公司债务,但不用于建筑施工。此后,江失去了联系。2015年3月11日,乙公司提起民事诉讼,要求甲公司合作返还2000万元,双倍返还4000万元。江承担连带责任,并于2015年8月6日胜诉。在此期间,乙公司于2015年6月2日向公安机关报告了此案,称姜瑜涉嫌欺诈。公安机关立案追捕逃犯后,于2016年12月2日抓获姜瑜。被捕时,姜瑜正在上海的一个房地产项目中与其他人合作。2017年9月21日,乙公司与江某就执行民事判决达成协议。截至审查起诉时,姜某已偿还2200万元,余额应于2019年9月30日前付清。此外,在案件调查期间,涉案土地的使用权被转让给另一人,具体情况不明。在这种情况下,对人民的平行惩罚没有合理的解释。作为对突然失去联系的回应,姜瑜首先声称他正在与相关部门合作,后来又声称他在向外界借钱。也不清楚。

处理意见

公安机关将案件移送审查起诉。人们认为江在签署合同时隐瞒了真实情况。他和公司甲欠了大量的对外债务,无力偿还。江收到钱后逃跑,用这笔钱偿还公司的其他债务,但没有用于合作开发,构成合同诈骗罪。江某辩称,合同签订后,该公司可以正常运营,收支相抵。公司固定资产的价值远远超过债务纠纷的数额,而且有偿还能力。不带钱潜逃不构成犯罪。

检察机关的审查发现,江没有为履行合同使用专项资金,而且确实作弊,但大部分合同款项都被用于偿还公司的经营债务。甲公司有正常的经营活动和固定资产,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或根本没有履行合同的能力。事实不清楚如何处理本案调查中涉及的阴谋,也不清楚如何解决惩罚与平民之间的平行问题。此外,江某与b公司已就执行民事判决达成和解,并已开始执行。也有人怀疑所涉资金是投资还是融资。因此,在确定此案为刑事犯罪时必须谨慎。

案件第二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后,证据仍然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2018年7月27日,山东省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2018年修订前)第一百七十一条第四款的规定,决定不起诉姜瑜。

典型意义

当事人以经济纠纷为由提起民事诉讼,经审理后人民法院未能将案件作为犯罪线索转移的,表明当事人的在先性质判决和程序选择都是民事的,也表明审判法院未发现涉嫌经济犯罪的争议事实。

当事人随后提起刑事诉讼,并打算通过刑事手段解决问题的,除合理理由或新证据外,应当审查下列情形:

一是滥用权力和恶意利用司法资源,把刑事诉讼作为施压讨债的工具;

第二,因为对方处境艰难,暂时无法挽回损失,所以希望通过判决进行报复。

三是寻求办案机关干预经济纠纷,寻求非法保护。

检察机关应当明确区分这一点。对于不属于刑事诉讼的案件,要切实履行立案监督、不批准逮捕、不起诉等检查过滤职责。发现干扰经济纠纷、诬告陷害的线索,应当及时移送主管机关处理。

在实践中,一些所谓的投资合作、股权转让或销售合同,其中投资者不参与操作,不承担风险或不实际转让合同标的,只获得高回报,实际上是规避利率保护上限的私人贷款合同。

本案合作协议中的预付款和后付款安排,正好规避了《担保法》第91条中“定金金额由双方约定,但不得超过主合同投标金额的20%”的规定。因此,有理由怀疑它是否实际上是一种叫做合作开发的融资贷款。

在此类纠纷引起的合同欺诈案件中,不按约定用途使用资金往往是犯罪与非犯罪纠纷的焦点。在这方面,在判决中可以参考以下几点:

首先,这类合同的主要义务是偿还,目的是次要义务。如果贷款没有用于约定的目的,主要是违约或合同欺诈。按照《合同法》第二百零三条“借款人未按约定用途使用贷款的,贷款人可以停止发放贷款、提前收回贷款或者解除合同”。

其次,如果贷款人寻求高利率和高利率,而不询问实际用途,就不能被视为对具体用途的错误理解。

三是借款人在刑事诉讼过程中偿还贷款,是继续履行民事合同义务还是犯罪后赔偿损失,贷款人与借款人达成新的协议,是变更民事合同还是刑事和解,事实不清的,按照有利于被告的原则确定。

对于涉及刑事和民事联系的案件,首先是惩罚,然后是民主应该是解决程序冲突的办法,而不是决定性质的判决顺序。

要处理这种情况,您可以参考以下几点:

首先,在事实和性质的判断层面上,首先要对民事事实进行准确的分析和认定,然后再判断其是否违反刑法。我们不应该先假定有罪,然后用刑法来解释民事事实。

其次,刑法侧重于保护财产安全秩序,而民法侧重于财产的具体归属。在办案过程中,应注意解决纠纷的思维方式和效率上的这一重大差异。根据以最低成本恢复秩序和对经济损害最小的原则,应在维护财产秩序和平等处理私人权利利益之间取得平衡。

第三,对于人民法院审理的经济纠纷案件,有关部门书面要求作为刑事案件移交。人民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嫌经济犯罪若干问题的规定》,认为审判确属经济纠纷延续的,检察机关应当依法予以支持。

检察机关也应当从自身做起,结合其监督职责,不受不当干预,以防止以人民面前的惩罚为由干涉经济纠纷,甚至地方保护。

编者|庞岳

济南市人民检察院

我知道你在“看”

manbet 湖北快三 快乐8购买